分类 娱乐天地 下的文章

  一位女律师眼中的《找到你》

  女性群体的困境值得诉说,更值得审视

电影《找到你》海报。(资料图片)

  □ 冯清清

  诱拐、家暴、离婚、抚养权……每个词看起来都让人极不轻松,但丝毫没有影响《找到你》上映以来的一路好评。不同于今年其他几部高分华语片的偏重男性群像或大男主视角,《找到你》是一部女性视角的双女主影片。

  虽然是双女主,其实影片展现了三位母亲——高学历的全职女性(朱敏)、遭受家暴的农村女性(孙芳)、工作干练的职场女性(李捷)——身处不同的人生境遇,所面对的全然不同的困境甚至是苦难。影片对职场女性心理剥洋葱一般的呈现,引发了观众的强烈共鸣。和片中的李捷一样,我也是一名女律师,对职场女性的现实困境,我有自己的观察和理解。

  影片中,姚晨饰演的律师李捷,符合大众对女律师的一贯想象——言语犀利,行事利落。和丈夫感情破裂的她,正陷入泥淖一般的离婚大作战。作为专业人士,在争取孩子抚养权的知识点上,略占上风。虽然李捷诸多时间需要投入案件、开庭和饭局,无暇照顾自己两岁的女儿,但好在雇到了在照顾孩子上完胜自己的保姆孙芳。未曾想,这个对女儿无微不至的芳芳阿姨,会给自己带来如身处地狱般的磨难——差点失去孩子。

  于是,“找到你”成为影片主旋律。李捷不断寻找,并在寻找的过程中审视自己。警察质问李捷:“孩子丢了,为什么晚上才报案?”“白天上班。”李捷一头乱发,哑着嗓答。是的,白天上班、白天开庭、白天看项目、白天见客户……我们白天需要在工作中披荆斩棘,只有晚上甚至深夜才能回到家里。

  记得在律所一次年度会议上,所里一位女合伙人律师因年度业务表现极佳,被选做女律师优秀代表上台发言。起初,她和大家分享了很多业务心得,到后来说到生活和家庭,被同事们形容为“平日走路带风”的她,突然哽咽,一瞬间落泪了。她说虽然业务做得很好,但这么多年以来,自己实在无暇顾及女儿和父母,这种缺失感不是创收多、业务好可以弥补的。可如果不竭尽全力投入工作,如何为你爱的人创造更好的生活条件?

  从职业发展到家庭维护,《找到你》将女性在社会丛林要面对的生存困境展露无遗。女性群体的困境值得诉说,更值得审视。但审视后的出路,仅仅止步于“时代”这个大词吗?“这个时代对女人要求很高。如果你选择成为一个职业女性,就会有人说,你不顾家庭,是个糟糕的母亲;如果选择成为全职妈妈,又有人会说,生儿育女是女人应尽的本分,这不算一份职业。但事实却是,因为努力工作我才有了选择的权利;因为当妈妈,我才了解了生命的意义。”李捷在片尾的这番话,被解读为全片的点睛之语。说得有错吗?没错。说得有意义吗?没意义——至少在我看来。

  仔细想想,这个时代对谁要求低呢?这个时代不也要求男人事业成功家庭兼顾,不也要求孩子从小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

  有时候,女性对困境的诉说,也会成为一种话语霸权。它终结我们对原因和出路的思考,只让人同情或动容。李捷这样的职场女性,尤其身为女律师,生活在都市社会,工作压力不言而喻。但任何职业身份,都只是标签一张,而非铁板一块,其中不是没有可以自由选择的空间。譬如,你必须勤勉工作,必须代表当事人出庭,这是作为律师的工作职责;但你不必须参加客户饭局,不必须面对不怀好意的客户喝得酩酊大醉。在这一点上,李捷是有选择权的。有人会说,这是律师开拓案源的需要。我不否认,这是律师开拓案源的方式之一,但不是唯一,也不是必须。你我,终究是有选择权的。

  有人会问,哪有这么多选择权?人在江湖,多的是身不由己。职场中的这句“身不由己”,大概是我听过最似是而非的说辞了。女性一边高呼给我自由,一边放弃自由意志。每个人都期望自己活得自由。在法学的学术视野中,自由不是无为的,而是能动的,并且必然以意志作为主体。有人认为,意志也有被迫的。但即使它被迫,也是有选择的。服从还是不服从,你可以自己选择。从这个意义上,我才说,无论李捷,还是现实中和她一样身处职场困境的女性终究是有选择权的。所谓枷锁,不过是自己添加的条件限制而已。你选择哪些条件作为考虑因素,从根本上讲,仍是一种自主选择,无不体现了你的自由意志。

  所以,没有什么身不由己,只有你的自由意志,不过看你是否行使而已。为了孩子、为了工作、为了丈夫、为了家庭……在为一切付出之前,或许你更应该做的,是找到你——你的自由意志和你自己。

  《黄金时代》中,导演许鞍华借着萧红之口说:“我不能选择怎么生,怎么死,但我能决定怎么爱,怎么活。这是我要的自由,我的黄金时代。”是的,我不能选择身处什么时代,身处何种社会,但我能决定依着自己的想法,热烈地爱,自由地活。

  科学家用人和羊驼抗体研发出新疫苗 可预防几乎所有流感

  参考消息网11月3日报道 外媒称,试验表明,羊驼和人类的抗体融合研发的一款疫苗也许能够预防几乎所有流感类型。

  据西班牙《国家报》网站11月1日报道,流感病毒是最难以捉摸的病毒之一。除了已知的数百种类型、亚型和毒株外,流感病毒的突变率——通过突变躲避免疫系统的识别——也非常高。流感病毒能逃避免疫系统的追捕主要得益于其表面的血凝素,这种以三聚体形式存在的蛋白质具有两层意义:它能让病毒附着在被感染的细胞上,但它也是最裸露的部分,防御系统将首先对其作出反应。

  报道称,因此,目前的疫苗大都针对血凝素发起进攻,尤其是这个三聚体结构的顶部。但这个部分也最容易发生突变。1968年最早从香港爆发的流感成为20世纪第三大流行疫情,不到一年的时间内就有近百万人死亡。香港流感之所以能表现出强大的破坏性主要是因为当时人体防御系统尚未接受过“训练”。香港流感的病原体H3N2病毒正是由于在三聚体顶部上表现出变异性才导致抗体在对病毒进行检测时出现延迟。

  于是研究人员制定出一种复杂且十分不同的策略:既然血凝素的顶部极易变异,那么为什么不攻击连接顶部与病毒其他部分的“茎”呢?研究人员在老鼠身上进行了初步实验,实验结果显示,几乎所有老鼠都能在不同流感的致命剂量中存活下来且免疫能持续数月之久。

  报道称,美国《科学》杂志公布了振奋人心的实验过程。与顶部不同的是,血凝素的“茎”几乎不会随时间发生变化。此外,不同病毒的“茎”非常相似。这项理论无懈可击:如果人们找到某种能附着在病毒血凝素“茎”上的抗体,就能阻止病毒使用血凝素的顶部吸附在细胞上。但大部分抗体不会对病毒的这个部分做出反应,就算做出反应,两者也无法对接。打开这把锁的钥匙就藏在骆驼和羊驼身上。

  报道称,荷兰扬森公司传染病和疫苗部门研究员约斯特·科尔克曼和另外30名科学家从一组通过注射不同流感病毒疫苗或通过对流感病毒血凝素做出免疫应答而具有免疫力的羊驼中选出了4种不同抗体。研究人员在培养过程中发现,这些抗体能检测并对血凝素做出反应,其中有3种抗体能作用于血凝素的“茎”。但每种抗体只能对一种特定的病毒做出反应。此外,这些抗体是单价的,换句话说,它们只能附着在一个连接点上。因此,研究人员决定将多种抗体融合起来,并研制出一种超级抗体。科尔克曼说:“这些抗体之间可以很容易地相互连接,形成可附着在病毒不同点位或不同病毒上的多特异性抗体。这种多特异性是实现广泛覆盖流感病毒等极易突变的病原体的关键。”(编译/廖思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