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陈小花看着他跟窜天猴似的,没有忍住,还是叨叨了一句。

“怎么这么晚才回来,中午有没有吃饭,不会是晚饭都没有吃吧!”

看他们两个人的脸色也不像是吃了饭的,这感觉就像是饿了一天似的。

米靖讨好的朝着老妈笑了笑,进了厨房里面自己找吃的。

“没有吃饭,中午饭和晚饭都没有吃呢,我不是带着舅舅要转这附近吗?转着转着天就这么晚了。”

“舅,你也赶紧过来,厨房里面还有热菜热饭,不吃的话要饿过头了。”

陈国栋顶着老娘杀人的眼神,嘿嘿笑的进了厨房里面拿了碗筷。

“你们两个人是怎么回事儿啊,就算是要在这里转悠,也得要吃完饭才行啊!”

“看看你们饿的样子,就跟没有吃过饭似的。”

外婆也是拿这个儿子没有办法,都这么大的人怎么还跟外孙胡闹,一点大人的稳重都没有。

米靖和陈国栋两个人也不敢回声,就是闷不吭声的端着碗吃饭。

把钥匙放好,米浅披了件衣服在外面等着顾深。

唯美绽放可人甜心美眉

过了一会儿,顾深开着车进了胡同里面,进来的时候看到米浅在外面等,皱了皱眉。

“这么冷的天,怎么在这里站着。”

米浅看到他手上面的花,有些稀奇的笑着,伸手戳了戳他的胸膛。

“这不是等你回来吗?抱抱。”

顾深把她抱在怀里面,花也送到她的面前了。

“这是给我的花啊,真好看,这好像不是野花啊!”

看起来像是种的,野花也没有这么好看。

“嗯,老林种的,他最近爱上了种花,我看着挺好看的。”

实际上顾深手里面的花是他强摘的,按老林的话他是光天化日之下强抢娇花。

老林他们一家也回来得早,也不知道他从哪里弄回来的花种,最近有事没事就盯着地里面的花看。

今天顾深回了一趟大院,看到他菜地里面的开得正好,打了声招呼,拿了剪刀就剪了一束回来了。

“哈哈,阿深哥哥,你可真坏,林政委心里面肯定气坏了,好不容易长成的话就被你剪了。”

“咱们要不要也种些花在小院子里面,我看林政委种的花就挺好的。”

省得到时候他去想林政委的花,估计这次弄了这么朵花,林政委该躲在被子里面哭了。

“成,我明天把他种好的花苗拿过来。”

顾深看到她眉眼角都染着喜欢,自然是没有不同意的。

“你们俩站在外面干嘛呢,吃冷风啊,赶紧进来,要腻歪进房间里面去,要这里冻病了怎么办?”

陈小花看他们两个人在外面拥成了一团,也没有想要进来的意思,顿时有些急了。

外头的风这么大,吹得人脑袋都疼,还这么杵着,是怕自己身体太好么。

“浅浅,阿深,你们俩人喝点汤吧,我熬了骨头汤,好喝着呢!”

米大柏觉得孩子这么多的事情,就该让她好的补补,所以晚上的时候用罐子熬了骨头汤。

“哪里,哪里,我怎么没有看到呢!”

米靖一听到有骨头怕可以喝,立马就到处看了。

陈小花看到他这急得不行的样子,又没有忍住给了他背上一巴掌。

这死孩子,一听到有吃的东西就这么积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