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苏小姐,请。”车停在了苏家老宅的正院外面。

苏晴被迫下车,看着出现在眼前的,这座熟悉又陌生的别墅。

她脸色一点一点下沉。

难道,绑她回来的,真是苏政?

可苏家到了如今这个地步,苏政自救都不暇,又哪来的精力绑她?

更何况,苏晴不认为——苏政有那个能力,搞到qiang支。

“苏小姐,请吧……要见的人就在里面。”苏晴驻足不前,又被那黑衣人催促了。

见那人的手特意摸在腰间,苏晴知道,那是一种警告。

算了,既然已经到了这里,那就进去吧。

就算是苏政——该来的总该会来。

……

圆脸长发女盛夏之初田野写真

苏晴被两个黑衣保镖一前一后掣肘着,走进了苏家老宅。

原本以为进去之后,会看到亲生父亲那张冷漠挑剔的脸。

谁知,刚踏进门廊一步,就听到苏政喜气洋洋的声音,从里面传了出来。

“客气客气……唉,任少实在是太客气了……我们家苏晴啊能被这样年轻有为的俊杰看上,实在是她的福气。放心,们这门婚事,我答应了……等那丫头回来,我就让她跟乔少离婚,收拾收拾,随便找个时间就可以嫁进任家。”

苏政话落,任西渊低沉温润的嗓音,便跟着响起。

“有伯父这句话,我就放心了。不过婚期还是要等小晴来了,跟她商议再定。结婚毕竟是大事,也不能随便应付了。”

“是是,说的是……虽然那丫头是二婚,但任少还是头婚,的确应该好好规划规划。不过说起来还真是委屈了任少……好好的头婚要娶个二婚的女人。任少,其实我还有一个女儿,跟苏晴长得差不多甚至更美,要不要……”

“要,要个大头鬼!苏政,我的事不用操心,谁说我要离婚,谁说我要嫁给任家?我根本从没答应过,也没资格替我答应!”

苏政话没说完,苏晴就气急败坏的快步走了进去。

她刚才在外面差点听吐血。

虽然每次见面,父亲苏政都能让她‘刮目相看’。

她也早已知道,他是个多么会‘卖女求荣’的人。

可隔了这么久时间没见,今天乍然听到他那些不要脸的言论,依旧是毫无意外的再次刷新苏晴的三观。

“臭丫头,我是父亲,谁允许用这种态度跟我说话!”苏政看到乍然出现的苏晴,眉头先是下意识的一蹙。

但想到身边还坐着任西渊,又连忙板起脸,做出一副公正严肃的神情。

“要叫父亲,或者爸爸,怎么能直呼爸爸的名字,真的是一点教养也没有。”

苏政不太高兴的数落一句,又连忙对一旁的任西渊补充:“苏晴从小就是我的亡妻带大的。我亡妻疏于管教,所以这孩子没什么礼貌,希望任少别放在心上。不过,我小女儿跟她不一样,我小女儿娇娇是我和太太精心培养的,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涵养也好,任少不如……”

话没说完,一道娇娇柔柔的嗓音,就从楼梯上传来。

“爸爸,听说姐姐回来了是不是?她在哪呢,她好多年没回过家了,我都想她了……”

俨然就是苏晴同父异母的妹妹苏娇娇,在苏晴的继母邓美珍的陪同下,从楼上下来了。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