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鸢儿,走!”素节因为提前就和魏卿商议好了,此刻再没有任何的犹豫,谁都看得出来,那老者是对云鸢动了杀心,他必须护着云鸢尽快离开!

云鸢手中的黑色小莲花就要飘飞出去,而那老者手中已经凝聚出了一柄灰黑色的巨剑,那把巨剑上缭绕着令人战栗的剑芒,老者高举手中巨剑,那剑芒瞬间迸射出来,就像是切割人性命的死神镰刀!

好恐怖的剑意!

云鸢此刻也没有把握自己手中这小小的黑莲花究竟能不能够抵挡得住那恐怖的剑意!

“走啊!”素节看到老者手中巨剑,心头一沉,恐怕仅仅是魏卿一个人的力量已经不能够拖住老者了,他猛的一推云鸢,“快走!快走!”

“哈哈哈……一个也别想走!”老者肆意的大笑了起来,此刻他的实力再无保留,身灵力都涌动到了手中那柄巨剑中,他要一剑将云鸢等人尽数抹杀掉!

“老匹夫!云家绝对不会放过慕容家!”魏卿大喝一声,身形一动,已经冲了上去。

老者的巨剑徐徐落下,看似很慢,实则很快,恐怖的灵力威压,让缩在一旁的慕容岩就像是被千斤巨石压身一般,根本无法动弹,他此刻真的后悔了,若是自己不去主动招惹云鸢,当时就放了那个卖豆腐的女子,或许就不会走到这一步吧?!

虽然他也是修炼者,不过这身修为却是灵药灌注的功劳,修为不过才堪堪是下品灵者,想要抵御这恐怖的威压,对他来说太困难了!他在想,自己会不会就这样被震碎了?!为何三爷爷一点都不顾及自己的安危,一定要斩杀云鸢?!

就在他即将绝望的时候,身体上那股恐怖的威压突然消失了,他发现自己身体一轻,还没来得及高兴,就被一个戴着面具的人给拧到了手中,那人脸上戴着一张银质面具,只露出一双深黑的眸子,隐约能看到他长长的睫毛。

可那双深黑的眸子里面是一片冰冷,没有任何的情绪,看他的眼神,更像是看一只死老鼠一般,带着厌恶和不屑,接着,他觉得自己腾空而起——不,不是,是那人腾空而起,将他拧在手中,他也便跟着腾空而起了。

“慕容三爷!”一个年轻男子的声音突兀的在这个山谷中回荡起来,直接是让老者手中巨剑顿了顿,老者脸色瞬间一变,就算是刚才他面对云鸢的灵阵时,都未曾变色,却因为这男子的一声断喝而神色大变!

清新美少女居家私房清纯可爱

云鸢刚要抛出那朵黑莲,突然一声断喝炸响在耳边,而她身体里面的灵力也随着这一声断喝而生生一滞,没有将黑莲抛出。

众人皆循声望去,只见一个人影缓缓的从山谷中“浮”上来……为什么是“浮”上来?!

饶是云鸢对这个异世界早已抱着淡定的心态,但此刻还是忍不住使劲儿眨了眨眼睛——自己没眼花吧?此刻看到的一切,都是真的吗?!是真的吗?!

卧槽!

这个世界是有多玄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