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奔哭笑不得,你至于的嘛…….也把碗碟都端到厨房,都是宋二笙在洗碗的,“好吧,是我的错,忘了关窗户了…….风确实好大啊…….”

宋二笙带着手套,认真洗碗,看了孟奔一眼,一副好小子真上道的神色。

孟奔乐不可支,抱着宋二笙连亲了好几口。然后就不知道都第几次的教育宋二笙,洗碗真的不需要倒那么多的洗涤灵,不是洗涤灵多了,就能表示洗干净了,太多,就算是没残留的洗涤灵,也会变成有残留了…….

等都收拾好了,也到了要出门去学校的时候。家里没人之后,孟爷爷会过来做打扫。对外都是说孟爷爷请了家政清洁工,不然宋二笙肯定会被宋爸爸打死的……..毕竟使唤公公这种事,说出去真的是太大逆不道了。

宋二笙年初的时候,换了车,是宋爸爸送的新婚礼物。因为是进口车,提车的过程有点曲折,没赶上婚礼。宋爸爸对着供货商狠狠发了一通火,供货商在见到宋二笙之后,提供了五年每个月一次的免费保养,而进口车能上的保险,也都给上了,也是五年全包。这么大出血的补偿,宋爸爸都有点不好意思了,但看着供货商盯着老儿子发愣的眼神,宋爸爸就心安理得的接受了。只要长得够好看,那是比刷卡还管用的。

之前宋一笛的车,给宋一筝开了。她拿到驾照之后一直不敢开车,试了下觉得挺灵活,也不会开太快,就拿去开了。

宋二笙这边也自己买了几台车,孟奔和一般男人不一样的地方就在于,他对车子,一点都不感兴趣。宋二笙送了他两辆超级跑车,他也就只是收到礼物的开心而已。宋二笙之后就不送了,不如买身性感内衣送自己,孟奔肯定比送他礼物还开心呢…….剩下的三辆车是主要用作商用的,一半的钱是公司出的。

这也是宋二笙的一点小心机——现在不用摇号啊……..多买几辆,绝对不亏啊。

宋爸爸送的车完全就是宋二笙喜欢的样子。宋二笙第一次开到学校里的时候,论坛上就有人说,宋女王的新车比之前的小甲壳虫更配她。

而今天开学,新生之中知道宋二笙车牌号的人不少,老生就更清楚了。所以等孟奔开进帝大之后,宋二笙来了的消息,瞬间就传开了。

两年多的校园生活,完全没让宋二笙趋于平淡,而是完全把她推到了更高的一个位置。宋二笙对此也是挺意外的,毕竟她一直觉得,她就算长得好,但看时间长了,也应该习惯了吧?可事实上,帝大的这些孩子们,每次遇见她,都好像是初见一样…….

孩子们也是挺可爱呢~~~~之前就把同龄同学当成孩子看,现在宋二笙工作时间长了,就更没办法注意到自己的年龄了。

短发美少女一袭白裙展丝滑肌肤清新气质写真图片

“阿笙早。”

“阿笙早上好。”

“早安阿笙。”

“早上好。”

宋二笙下车之后,很多孩子笑眯眯的和她打招呼。宋二笙挥挥手,当做回应了,就一前一后和孟奔进了教学楼。

孟奔低声说,“每次这个时候,你都不觉得自己是大明星吗?”

宋二笙还真不觉得,“大明星不是该被前呼后拥吗?”常歌上电视上报纸的时候,都是被人群簇拥着。他经常和宋二笙抱怨,新鞋子都被踩烂了,厂家的鞋子最后都被踩的,要他买单。

谁让你是大明星呢。

进了教室,林懋招呼他们俩过去签到,“早上好啊,我这手机响了半天了,我不用看都知道是因为你来了…….”

宋二笙结果笔,写了自己和孟奔的名字,还给林懋的时候看了他一眼,“是嘛?我以为你这眼角带春的,是桃花来了呢……”

自从宋二笙来到帝大之后,学生会那边统一的结果表明,组成情侣困难的帝大,更加困难了…….以往还能成几对,现在只有一对——宋二笙和孟奔。除了这俩,一对都没有。之前的情侣也都分手了,情侣基金翻倍的涨,可就是没人能拿走。宋二笙能拿,可她不要,每次都说捐出去吧。但捐出去之后,就会有更多的人投这个基金,好像故意是要给宋二笙送钱似的。

可是连续两年,宋二笙都没要。

“好好努力啊!!就算是为了今年的情侣基金,你也要努力啊!”宋二笙鼓励林懋。

可林懋是真的特别尴尬,他这边八字还没一个撇呢,就被阿笙给说出来了,“你还是别鼓励我了,我心里真没底。”

邵嘉艺搭上林懋,“行啊小子!!瞒着我去外面勾搭小妖精!!说!!哪来的小妖精?”不等林懋回答又嚷嚷,“不给我也介绍一个,你好意思啊!!”

“………”孩子你这后一句画风变得有点快啊……..

宋二笙虽然不会相术,但是她看人的眼光和技巧是很毒的,况且林懋一副情丝萌动的样子,真的太明显了。不过真要说心动也有点牵强,这是先动下半身再动心啊……..暑假最后一次见林懋的时候,他还是在室男呢…….也不怪邵嘉艺说是小妖精,他也看出来了。

宣言简单的开过班会之后,就开始闲聊拖延时间。毕竟开学典礼是在大礼堂举行,他们是三年级,不上不下的,到他们到场的时间,还早着呢。

“阿笙你这次的画又拿奖了啊,要不是你数学真的太好,校长也架不住美术院院长的火气啊,肯定会把你转去美术班的……”宣言一想就觉得好笑。全校画画最好的,在数学系。哈哈哈哈!!!

宋二笙在让孟奔给她涂指甲油,迷梦新给的,颜色很稀有。放在车上她就没在意了,刚才下车的时候瞅见了,就顺手拿了上来。现在有时间,正好让孟奔给自己涂上。

这俩日常虐狗的行为,班里人都习惯了。现在除了第无数次的赞叹画面太美闪瞎眼之外,也不觉得太难受了。当然,还是难受的……..

“那我明年不参加好了。”反正她也拿下两届了,再搅合下去,真的太不给美术系面子了。不过,亲爷爷之前就在美术系,她就是想和美术系的过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