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菡菡坐在妈咪面前,伸出小手,摸着妈咪的脸颊,却不敢去碰妈咪的头上。

林晚对于小菡菡这样的举动,一点也不觉得厌烦,虽然心里没有什么波澜,但是自己心里本能的,还有点很享受小菡菡这样的动作。

“妈咪,你那里……是不是受伤了?”小菡菡问妈咪。

林晚回答,“嗯,医生说我脑袋有伤口,不过已经好了,现在不疼了。”

“真的不疼了吗?”小菡菡问妈咪。

“嗯,不疼了。”林晚回答小菡菡,很轻松地和小菡菡聊天。

“嘻嘻,”小菡菡开心地嘻嘻笑了下,“不疼就是好了,妈咪,你好了。”

林晚听着小菡菡稚气的话,点点头,算是回答她。

看到晚晚和小菡菡相处的不错,宁嫣站在门口,对孙子说道,“然然,你过去,你和妈聊聊天。”

宁嫣知道晚晚失忆了,但是看样子,晚晚是不记得菡菡了,但是和菡菡相处还不错,所以这会让然然过去,看看晚晚和相处怎么样?自己再决定要不要和老爷子过去给晚晚打个招呼。

“嗯。”萧锦然点点头,随后走过去。

林晚和小菡菡正聊天着,看到有人走近,林晚目光不得不看过去。

可爱白衣女子纯真秀丽

当看到一个小男孩走到病床边停下来时,林晚眼里没有一丝感情,盯着这个小男孩。

“妈,我是然然。”萧锦然激动地说,比起妹妹,自己的情绪变化肯定大,因为自己知道了老妈失忆了,心里能想清楚很多事情。

老妈现在用这样陌生的目光看着自己,自己心里难受,但是多少也能理解,因为老妈不记得自己了。

“然然?”林晚皱了下眉头,叫了一声。

萧锦然还没有回答老妈,就听到了妹妹的声音。

“妈咪,然然是我哥哥,你也不记得他了吗?”小菡菡问妈咪,一点诧异都没有。

林晚摇摇头,表示回答小菡菡自己不记得了。

小菡菡一只手拉着妈咪的手,一只手拉过哥哥的手,然后将妈咪和哥哥的手放在一起,自己和妈咪哥哥三人的手握在一起,说道,“妈咪,你平时最爱我和哥哥了。”

“是吗?”林晚问道,很疑惑地看看小菡菡,再看看然然。

这是……自己的儿子,可是自己心里对他,一点感情都没有。

“嗯,妈,我和菡菡也很爱你,我现在长大了,每天不缠着你了,菡菡还小,她平时可依赖你了,一天见不到你就想你,想得有时候都哭了。”萧锦然耐心地给老妈说。

老妈现在失忆了,什么都不记得了,所以自己应该给老妈说说。

林晚听了后,看看然然,再看看小菡菡,因为然然的话,自己心里有那么一丁点,小小的触动。

萧锦然看到老妈没有排斥自己,继续问老妈,“妈,你除过头部受伤了,其他哪里还受伤了吗?”

来医院的路上,老妈受伤失忆的事情,奶奶也没有说得太明白,所以自己不是很清楚,问问老妈。

林晚回答然然,“没有,其他都好着,你看……我胳膊和腿都能动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