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片天地突然变得安静了下来,剑狂老祖并没有再次出手,没办法,他也没想到,云霄竟然会生擒了龚自宇,更是没想到龚自宇会带了重要情报回来,眼下被韩冬烨这么一喊,他实在不知道自己该如何进行下去。

论实力的话,他是铁定不惧云霄和暗处的咫尺蟒的,可云霄适才那等挪移手段,确实让他有些惊疑不定。

“哈哈哈,老前辈的实力果然没的说,看来我倒是小瞧了天谕城城主府的实力,也小瞧了天下英雄。”

就在这时,云霄的笑声陡然响彻开来,将场上的寂静打破。

这会儿的云霄浑身上下没有一点儿的伤势,气势上并没有被剑狂老祖压制,只不过,他也看得出来,面前的剑狂老祖绝对不是他所能轻易战胜的,就算他手段尽出,恐怕也绝对难以将对方留下。

最重要的一点是,他此时就在天谕城的大门口,这会儿只有一个剑狂老祖,他应付起来还算可以,可若是天谕城主府再派一个这种级别的人物,或者是派一个更加强横的任务过来,那他可就真的危险了。

当然了,最主要的是,眼下的他生擒了龚自宇,貌似也没必要继续打下去了。

就算没有韩冬烨的提醒,他也早就知道了龚自宇是带着重要情报回来的,这也是为什么他会选择将龚自宇生擒的原因之一。

眼下有了这一砝码,就算剑狂老祖再怎么强势,却也只能乖乖地休战。

“小子,把龚自宇交出来,本座可以答应放离开,从今以后也不会再找的麻烦。”

剑狂老祖的面色变了又变,似乎是在心里考虑了一下,这才语气低沉地开口道。

今日之事发展到现在,属实已经不是他所能掌控的了,龚自宇既然带了重要情报回来,那么无论如何,他都必须要把对方带回城主府不可。

俏皮美女闺房销魂夺魄

“哈,看来老前辈貌似并没有搞清楚眼前的状况啊,怎么,您是觉得自己能够留得住我么?前辈的剑法的确厉害,但论到逃跑手段,前辈恐怕并不如我。”

听到剑狂老祖之言,云霄的脸上顿时露出一抹讥笑,眼底更是闪过一丝看白痴一样的光芒,仿佛是在嘲笑对方的天真。

“恩?小子,莫要得寸进尺,得罪了我天谕城城主府,以为自己…………”

“哈,打住,貌似我已经跟天谕城城主府不死不休了吧?老前辈想要威胁我的话,是不是应该先动动脑子?!”

不待剑狂老祖说完,云霄不禁笑着摆了摆手,直接将对方打断。

“厄……………”

听到云霄之言,剑狂老祖的气息顿时微微一滞,脸色不禁由红转白,又由白转青,似乎被云霄噎得够呛。

他适才一时情急,所以才拿了天谕城城主府惯用的威胁伎俩来威胁云霄,可现在想想,貌似天谕城跟云霄的确已经是不死不休了。

抛开其它的不说,单单是云霄击杀了天谕城两大传说境强者一事,天谕城就必须要杀了云霄报仇的。

“凡事无绝对,只要将龚自宇交给老夫,那么老夫可以保证,今后绝对不会为难,与天谕城之间的恩怨,就此一笔勾销,如何?!”

略作沉吟,剑狂老祖努力让自己镇静一些,这才继续跟云霄商量道。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眼下最重要的就是救出龚自宇,在那之前,他只能是先把云霄稳住,至于是否真的跟云霄化干戈为玉帛,那就是后面才需要考虑的问题了。

“切,老家伙,以为我是三岁孩童么?的话,我可不信。”撇了撇嘴,云霄的目光突然闪了闪,这才继续道,“不如这样吧,我给一个机会,只要帮我宰了这个韩冬烨,那么我就把龚自宇交还给,如何?”

说着,他的目光不禁扫了一眼早就躲得远远的韩冬烨,眼底尽是一片的厉芒。

韩冬烨此人倒是狡猾得很,早在剑狂老祖到来之时,他就已经躲到了安全之处,这让他就算想要击杀对方,也变得异常困难起来。

说起来,此番之事的罪魁祸首就是韩冬烨,所以,对于韩冬烨,他是真的动了必杀之心,无奈剑狂老祖来得及时,却是救了对方一命。

“荒唐!!竟然让本座击杀同僚?!”

剑狂老祖还以为云霄会提出什么条件,此刻听到云霄之言,他的面色顿时有些发黑,显然是对云霄的条件没办法接受。

而远处的韩冬烨在听到了云霄的条件之后,面色顿时有些发紧,不由得越发谨慎起来,生怕剑狂老祖真的答应了云霄的提议。

“嘿嘿,前辈可是要想好了,我这个人说一不二,只要杀了这家伙,我一定把要的人还,说起来,那家伙之前好像提到了什么密藏的,想必应该是打探到了一个大秘密吧?”

云霄这会儿反倒是不急了,他心里清楚,龚自宇一定是打探到了有关大罗密藏之事,也正因如此,对方才会被人追杀。

而大罗密藏的份量有多重,想必剑狂老祖一定心知肚明。

“什么?密藏?!难道是大罗密藏?!!”

剑狂老祖的脸色再次变幻起来,他这才记起,之前龚自宇被派出去,正是去打探大罗密藏的消息,不用想,对方一定是打探到了大罗密藏的重要情报。

“老祖,您千万不要被此人怂恿,就算您真的杀了我,他也断然不会把自宇兄交给您的,老祖千万不要上当!”

韩冬烨一直都有注意这边,此时见到剑狂老祖的表情,他的心跳顿时加快了速度,身形更是下意识地向后退去,拉开了自己跟剑狂老祖之间的距离。

这完全就是下意识的动作,毕竟,从目前的形势来看,龚自宇的价值的确要比他高多了,如果剑狂老祖真的一时糊涂相信了云霄,说不定真的有可能对他出手。

“就是现在!!!”

然而,就在韩冬烨身形后退的一刹那,云霄的脸上不由得闪过一丝欣喜的光芒,动念之间,他的身形已经消失在原地,再次出现之时,却是已然来到了韩冬烨面前。

“刷!!!”

身形刚一显现,云霄手里的无极剑已然斩出,而这个时候的韩冬烨刚好拉开了跟剑狂老祖的距离,就算剑狂老祖想要营救都来不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