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这里烧掉,不要让人察觉到这里。”

月夜说完这句话,就大步的离开了地宫。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血脉相连的关系,在月夜离开的那一瞬间,喜乐怀中抱着的这个眼睛还没有睁开的小女婴,扯着嗓子哇哇的大哭了起来。

看着她一张皱巴巴的小脸,喜乐的心情也十分复杂。

这个孩子一出生就跟自己的亲生父母分开了,她的命也真的是很不好。

不过喜乐也绝对会把他当做自己的亲生女儿对待。

怀中的小女孩哇哇的哭声,揪着喜乐的心。

母性的本能让她把孩子紧紧的搂在怀中。

她亲吻着孩子的小脸儿,晃着身子,轻声的哄着她:

“宝宝乖,不哭,有娘在,不哭……”

耶律齐也上前来,帮喜乐哄着她怀中的孩子。

虽然,这个孩子不是喜乐十月怀胎生出来的,但是有一句话说得好,养育之恩大于天,以后她会像对待亲生女儿一样对待她,所以以后这就是她的女儿了。

闺中萌女晨起白嫩可人

看着孩子的小脸,喜乐在心中暗暗的发了这样的誓言。

“喜乐,你带着孩子,先去大黑山吧。”白子澈说道:“她这么哭,应该是饿了。”

喜乐点点头,没错,孩子只能带到大黑山,不能带回晋王府。

王府中现在人多口杂,如果知道洗了,带回去一个孩子可能会传出去也说不定。

还是大黑山最保险了,而且大黑山里有和乐喜宝两个小家伙,有好几个乳母,孩子吃奶的问题算是解决了,还有不少的丫鬟能照顾她。

“齐哥,表哥,那我先带着孩子到大黑山吧,这里就交给你们处理,等一会儿我再回来。”

“喜乐,别回这里了,到时候直接回王府吧。”耶律齐说道。

“好。”

跟耶律齐白子澈告别之后,喜乐就抱着孩子进入了自己的空间。

喜乐怕孩子太小,刚出生就进入时光隧道会不适应,所以全程一直低头看着怀里的孩子,注意她脸上的表情。

不过还好,孩子并没有表现出难受不适的样子,就像喜乐放心下来。

很快她们就来到了大黑山。

看着喜乐怀中抱着一个刚出生不久的婴儿,沐老夫人和苏青柔都十分的诧异。

“喜乐,你抱着的这是谁的孩子?”

大黑山里的人都是喜乐信得过的,所以喜乐也没有隐瞒,就跟沐老夫人苏青柔说了,这是月夜的孩子。

沐老夫人和苏青柔都不知道月夜跟瑞希的事,她们也不知道月夜现在是凤歌那头的人。

喜乐并没有提这孩子是瑞希生的,只说,这是月夜在外面生的孩子,他不方便抚养,就只好让喜乐跟耶律齐养这个孩子了。

苏青柔跟沐老夫人听了许哥这话,都觉得月夜不是东西,不由得把月夜骂了一通。

喜乐觉得,月夜也是该被骂,虽然他也是逼不得已才抛弃自己的孩子,不过他终究是抛弃了他的女人儿,不是么?

“奶奶,娘,以后,她就是喜宝的妹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