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璃七的神情那般严肃,一旁的绿儿不由哈哈大笑。

“对呢,你们说的阿久只有我知道在哪,我要是死了,他也活不成,你们要不要试一试呀?”

阿常蹙眉,“殿下的意思是,先把这个女人杀了,此后再查阿久在哪,若是实在找不到,就不找了……”

一语罢,璃七与绿儿的脸色均是变了一变,璃七是担心,而绿儿则是慌乱。

便见绿儿的双手紧紧而握,如果他们不找阿久,那她就会被当场杀了……

不行,她还没有等到江成也回来,她不能死!

想着,她不由飞快的打量起了四周。

璃七的心里杂乱无章,杀了绿儿,不管阿久的死活吗?

虽然阿久有错,但他也是怕他的主子会受到伤害,所以才会那般冲动的去追杀绿儿的,如今他出了事,怎么也得把救回来。

大不了救回来后罚他禁闭个一两年都没事……

这般想着,她眯了眯眸子,“先将绿儿押入地牢吧,若是你们怕她逃了,就用铁链将她绑住,等找回了阿久,再将她杀了。”

“不可以,现在必须马上杀了!”

气质小美女

温怜大吼一声,当下便拔出了一旁侍卫腰上的剑,然后狠狠地刺向了绿儿的肚子。

绿儿侧身一躲,却依旧没能躲开,便那么直直挨了一剑。

鲜血溅出,绿儿双眸瞪大……

一旁的璃七蹙了蹙眉,张了张口,终是什么也没有说。

看来这是绿儿的命。

她轻轻叹了口气,“罢了,那就只能用别的法子找阿久了。”

阿常垂了垂眸,“娘娘,她……”

“既然丞相府的人想为自己女儿报仇,她便交由丞相府来处理好了,想来,二小姐也不可能只刺她一剑,剩下的一口气,就交给她吧。”

说完,璃七冷冷地扫了绿儿一眼便走了出去,眸里没有一丝同情。

温怜冷笑了笑,“现在,你的命是我的了!”

说着,她抓着剑柄便将剑拔了出来,鲜血涌出无数,绿儿的脸色猛地一僵,便死死的瞪着温怜。

“我,我定会杀了你!”

“杀我,你倒是试试啊?”

温怜冷笑着摆了摆手,“你们都退开吧,她中了我一剑,反抗不了的,当初三妹断了一只手,这只手,就由她来还吧。”

说话间,温怜已经缓缓举起了手上剑……

客栈之外。

璃七一脸沉重的走回了马车旁,见北萧南正靠于车上闭目养神,她缓缓上车。

“解决了?”

北萧南微启双唇。

她点了点头,“本想活抓绿儿的,不过丞相府的人显然是不会同意,我也懒得同他们争了,他们之间的恩怨,就让他们来解决吧。”

北萧南缓缓睁眸,“你不担心阿久了?”

“自是担心,但留下绿儿只会有更多无辜的人受伤,阿久肯定也希望我们杀了绿儿,毕竟现在的绿儿就如一个疯子,留下她的话,太危险了。”

璃七面色平静的说着,又垂下眸道:“其实我们谁也不是善人,谁亦不是恶人,只是立场不同,不得不互相厮杀,你死我活。”

北萧南默了默,没有说话。

璃七叹了口气,正想再说什么,突然,不远处传来了一声尖叫。

“啊……”

紧接着,便有无数个人手忙脚乱的从客栈里头冲了出来。

“抓住她,快抓住她!”

“怎么抓啊这,二小姐在她的手上!”

“她受了重伤,逃不远的,快围上去……”

“……”

一声声的大喊至人群中传来,璃七的眉头微蹙了蹙,“阿常,外头什么情况?”

车外的阿常蹙了蹙眉,“回娘娘,是那绿儿,绿儿不知怎么抓住了温怜,现在已经逃远了!”

车内的璃七猛地一怔,“怎么可能?她挨了温怜一刀,怎么还能逃的了?”

一边说着,她已经快速下了车。

北萧南的面色倒是平静,却也跟着璃七缓缓地下了车。

刚一下车璃七便往传来声音的方向小跑了过去,没跑几步就瞧见了绿儿的身影。

只见绿儿浑身是血,一手抓着剑,将剑抵在温怜脖子旁,一手掐着温怜的另一边脖子,一步一步地往街道的方向退着。

“都不要过来,否则我杀了她!”

温怜的脸上写满了害怕。

“绿儿,你冷静点,你已经杀了两个人,再杀了我,你会完蛋的!”

绿儿死死蹙眉,“杀一个也是杀,杀三个也是杀,你们不要逼我,我是真的敢杀的!”

温丞相老脸通红。

“你已经杀了我两个女儿了,就放了她吧,我放你走还不行吗?造孽,造孽啊……”

温怜小脸苍白,早知道她就不让人把绿儿松开了,还以为她受了伤,自己想怎么杀就能怎么杀了,结果她竟变的这般厉害,竟能在自己砍她手时突然夺走她的剑,气死她了!

她满目惊恐的看着温丞相。

“父亲救我,父亲……”

不远处的璃七匆匆上前。

“你们怎么搞的?人都抓到了,还重伤了,怎么还让她给逃了!”

一旁的温丞相气的上气不接下气,指着二人半晌说不出话来。

倒是绿儿一脸苍白的瞪着璃七道:“你说的对,所有人都是各自努力,才能够有收获的,所以我一定会好好努力,等到哪日有能力了,再来超越你,你所拥有的,我部都要!”

说完她便抓着温怜进了一旁的小巷,周边的众人大惊失色,纷纷往小巷里追了去。

璃七的双手紧紧而握。

“必须抓她回来!”

阿常蹙了蹙眉,“都追上去,抓住绿儿!”

话罢,好些个黑影便纷纷往那小巷跑了过去。

而璃七也快步追了上去,这次一定不能再让她逃了,不然她只会躲的更隐密,到时就不好找了。

这般想着,她已经穿过了那条小巷,沿着小巷外的小道走了很久,才再次瞧见绿儿的身影。

只见绿儿一脸冷漠的站在一条大河边。

无数个人影将她死死包围。

“你逃不掉了,放开二小姐!”

“快点把人放了,你跨不过这条河的!”

“……”

绿儿的脸色无比苍白,被她抓着的温怜咬了咬牙,“你伤的重,又走了这么久,早就筋疲力尽了吧?不放开我,我也逃不了了……”

绿儿一声冷笑。

“说的好像我放开你后,他们就会放过我似的,我不傻,就算要放,也是要往这里头放……”

说完,她猛地一推便将温怜给推下了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