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顾萱儿,这样蛇蝎心肠的女人,根本不配做我霍景岩的妻子。”

霍景岩失望的看向顾萱儿,当场宣布。

“这场婚礼不办也罢,从此以后,顾萱儿不再是我霍景岩的妻子!”

这话一出,场哗然。

所有人都想不到,堂堂华国总统,居然在婚礼当天就宣布离婚。

“呵……呵呵……好啊,不娶我,我会伤心难过吗?霍景岩,我告诉,我谢谢的不娶之恩!”

顾萱儿又是笑,又是哭。

边笑,眼泪边往下落。

记者们举着摄像机捕捉这荒诞的一幕,在场的宾客也纷纷摇头。

没想到,好好的一场婚礼居然闹成了这样。

到了现在,看顾萱儿这疯疯癫癫的状态,在场已经有大半人以为,这一切都是顾萱儿嫉妒成狂,弄出来的闹剧。

复古软妹子唯美温馨私房

就在霍景岩、陆爱彤不约而同松气,以为事情就这样结束的时候。

顾萱儿却突然扬起头,大叫一声——“妈,放心!我绝不会让害死的人逍遥法外。”

顾萱儿猛然抓住警官的手,用歇斯底里的语气低吼:“我还有证据,关键的证据!陆爱彤砸伤我妈的烟灰缸,还在我手里。陆爱彤砸死人后,情绪恍惚,她让我将烟灰缸扔掉,但我一直保存起来。”

“那上面有陆爱彤的指纹,有我妈的血,我一直保存在保鲜袋里,就在我……我……”

“啊——!!!”现场宾客,突然骚动,大叫起来。

顾萱儿话还没说完,胸前突然炸出一朵绚烂的血花。

“快保护好总统先生,保护议长,保护先生,保护太太——”

各家保镖的声音,在现场响起。

有人在人群里向顾萱儿开枪,不让她说出关键证据。

场面乱作一团,一时没人找得到目标。

混乱中,为首的警官抱住顾萱儿,让她撑下去。

可是顾萱儿知道,她已经撑不住了。

血,不停的从心脏处往外流。

呵,呵呵……这颗心脏,本来就是借来的,早还晚还,还不是一样。

她仿佛看到了沈婉,看到了那个小时候总是抱着她,给她讲故事的美妇人。

她好像,还看到了在孤儿院里,第一次见到的小女孩。

那个小女孩,扎着粉色头绳,带着黄水晶项链,穿着蓬蓬裙。

美好漂亮得就像是童话故事里的小公主。

她好羡慕啊,好羡慕……她也好想好想,成为那样的公主……

“顾小姐、顾小姐!”警官抱着顾萱儿,想让她别睡着。

可话还没说出口,顾萱儿已经闭上眼,停止了呼吸。

……

片刻之后,现场的骚乱终于结束。

在人群中开枪的人已经被找到,只可惜,他开了那一枪后,居然举起枪对准自己的太阳穴,也开了一枪。

一个死人,没有任何身份,就算人人都知道他是故意打断顾萱儿的话,想要保住某些人。

可死无对证之下,没人可以把华国总统和前总统夫人怎么样。

“不论如何,这件事不能就这么算了。顾小姐所说的烟灰缸我们会找,陆女士,请跟我们回去协助调查。”

没有确实证据,光只有现在这点东西,还不足以逮捕陆爱彤。

但带回去,关4时,却是能做到的。

“好啊。”陆爱彤挑挑眉,冷冷睨了眼顾萱儿的尸体,笑道:“不过我现在这样子可不能去,等我进去换套衣服,就跟们离开。”

越心洛,找人阴她,策反顾萱儿指正她?

好啊,那么就等她送份大礼给越心洛吧!

6更结束,明晚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