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不更用说那红润发亮的肉块、鲜香扑鼻的蘑菇炖鸡、糯糯的蒸排骨、颜色红亮的糖醋鱼、外香里嫩的炸鸡块、大片的酱牛肉,甚至还有两大盆碧玉丸子汤了!

旁边还摆了一大桶灵米饭,米香、木香不断的萦绕在四周!

虽然是昨日才吃过姜田田做的饭,但是青狐他们的眼睛都快直了。

沐焰也对昨日的小桌赞不绝口,此时一看,却发现自己还是低估了姜田田的手艺。

柳圣君更是感叹,他更是许久没有吃过姜田田做的菜,如今一见,哪里还忍得住?

美食当前,当然是吃比较重要!

饭桌上没有开口交谈,大家都在忙着吃菜。

沐云泽有些心事重重。

姜田田拉了下沐云泽的衣袖,轻声道,“沐哥哥,吃过饭咱们再说。”

沐云泽看着姜田田,姜田田的眼神里只有关切,他也不由自主地点了点头。

一顿饭吃过,小金猪主动要求去收拾。

沐焰则是撤去了封锁长乐峰的灵木,但是沐云泽的阵法没有变,这冲天的妖气,多少也得遮盖一下。

肤如凝脂的网球女孩

青狐经过昨夜,精神有些不振,便和七尾去休息了。

鱼蒙瞧了瞧现在的情况,坐着没动。

柳圣君一片淡然模样,不过沐焰、沐云泽和姜田田的眼神都盯着他,一刻也不放松。

“现在可以说了吧,你认识我娘子?”沐焰紧盯着柳圣君,就像想从他脸上看出什么秘密来!

柳圣君点点头,微微一笑,“我认得她,紫云……”

沐焰立刻打断了沐云泽的话,“你要称她为沐夫人!”

“呵,紫云的身份高出你许多,又不曾说嫁给你,怎么会是沐夫人?”柳圣君话中有些轻视之意,“难道你们俩有媒灼之言,是正式拜堂成亲的?”

这话真是有点打击人!

一个人、一只妖,怎么可能会有媒灼之言,最多有个拜堂礼就不错了。

沐焰大怒,“你不要太过分!我和紫云真心相爱,还曾在长兴城拜堂成亲!”

柳圣君摇头笑道,“那只是紫云化成了人形,你并没有见过她狐族的长辈,这个郎君谁会承认?”

姜田田越听越奇怪,柳圣君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照理说,他也不是紫云妖皇那边的啊!他是一棵柳树,为什么要管这么多狐族的事?

沐焰瞪着柳圣君,竟然有些忍耐不住,他在蝶峰中困了二十多年,心境从来没有像今日这么冲动过!

“闲话就不要说了,你可知道我娘子的下落?”

沐焰心怀希望。

但是柳圣君却偏偏给他无数打击,“紫云早就不知所踪,她抛下妖族已经数十年,没有人知道她在哪!”

“那你告诉我,紫云她在二十二年前,为何不辞而别?”沐焰眼中带着伤痛,低声问道。

“这事我倒知道。”柳圣君说到这里,忽然对姜田田说道,“你那小点心可还有?”

姜田田直接手一翻,把一碟子红豆糕放在桌上。

柳圣君拈起一块放进嘴里吃了,满意地点点头,“果然比之前进步许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