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人听见刁心无说这里马上要自行爆炸了,都停手想着快速离开。

这时候,之前装查文雪的那个半透明的箱子电路已经开始紊乱,电流交错之间激起火花,顿时燃成了一片。

“快,快点走”苏蔓朝众人喊道。

众人连忙往外跑,这时候就见查文雪的丧尸居然抱起死去的顾晓明跟着众人狂奔起来。

苏蔓心下奇怪,难不成她有意识了?

但是来不及多想,之前那间实验室因为各种药水混杂的原因已经开始爆炸。

刁心无带着众人钻到一处:“快,从这出去就能到外面,快点进。”

洞口不大,只能爬着过去,众人一个接一个的往里钻。

“轰”

连着那间着火爆炸的实验室旁边的又一间实验室也炸开,苏蔓却始终盯着变成丧尸的查文雪的一举一动。

她非常奇怪,先是咬死了顾晓明,却在众人离开的一瞬间抱起顾晓明的尸体一起狂奔,可是现在又低下头在啃咬顾晓明的尸体。

突然又抬起头,抱着顾晓明的尸体往洞口钻。

清纯女孩首次出海从容淡然写真

“蔓蔓,那只女丧尸堵住了路。”准备下一个出去的万昊祺说道。

苏蔓正要攻击,却被刁心无拦住:“先别攻击好吗?”

然后朝着变成丧尸的查文雪走过去。

“小雪?”刁心无走过去喊了一声。

令众人惊讶的事情发生了,那女丧尸居然抬起头,冲着刁心无凄美的一笑,眼中流出红色的泪水。

刁心无泪眼婆娑:“天呐我究竟做了什么?我应该相信晓明,他真的救回了你。”

查文雪摇摇头,用锋利的尖尖指甲在地上画:心无,我仍旧是丧尸,我没有心跳、没有感觉。

“不,是因为我不相信他,如果让他继续研究,他一定可以救回你。”刁心无痛苦的抓着自己的头发。

查文雪突然眼神一变,朝着刁心无咬了过来。

“小心”苏蔓一道水幕挡在了刁心无和丧尸查文雪的中间。

查文雪受到阻挡,随即又低下头啃了一口顾晓明的尸体,再抬头时候红色的泪水流得更加的汹涌。

继续用手指甲在地上画着:杀死我吧带我和晓明的尸体出去,葬在一处风景漂亮的地方,曾经,晓明说过,我们要在雪山净湖的地方举行婚礼。心无,这里太阴暗了,我们不想葬身于此,拜托你了刚刚写完,身后“轰”的一声又炸了一间。

苏蔓算了下时间,只有一分钟整个基地就要自爆了,拉开查文雪对万昊祺和蒋冬彦说道:“快,你们快出去,这里时间不够了,出去走远一点。”

“那蔓蔓你,我随后就来。”

然后转身说道:“刁心无,这是他们的愿望,就满足他们吧”

刁心无依旧执着的说:“不,我不能杀了有意识的小雪。”

“随便你,但是你想连他们最后的心愿都不能完成吗?”

查文雪在地上写:谢谢你们,拜托了

刁心无咬咬牙:“请问,有没有什么利器?我不想把小雪的头打的面目全非。”

苏蔓递给他一把匕首,刁心无含泪把匕首扎进了查文雪的头。

“心无,谢谢”查文雪面含微笑的倒在顾晓明的身上,嘴里却蹦出了几个字。

这是苏蔓也没想到的,因为丧尸都是不能说话的。

苏蔓回头看通道,万昊祺和蒋冬彦似乎已经爬了出去,而身后的实验室像连珠炮似的一个接一个的炸开,苏蔓连忙转身钻了出去。

然后从上面扔下条绳子:“别发呆了,快把他们绑起来吊上来,难道你忘了他们让你办的事情了吗?”

已经爬上去的苏蔓见刁心无流着泪看着两具尸体发呆,连忙喊。

刁心无也回过神来,快速的把尸体绑好,自己也连忙钻了出来。

两个人合力把尸体拉了上来。

这时候苏蔓感觉一股热浪卷上来,连忙喊:“快,跑远点”

两人抬着两具尸体快速的朝众人那边跑过去。

“轰轰”

自爆启动,地下基地被炸成了碎片,好在上层基地和下层基地之间的隔断做的很厚,上层的医疗基地没有太大的爆开,只是坍塌了。

四周围尘土飞扬,众人刚刚爆炸的一瞬间都趴在了地上。这会儿都成了出土文物。

“咳咳咳,呛死人了。”玄玉儿边咳嗽边说道。

众人都在掸土,只有刁心无一脸的落寞,盯着两具尸体发呆。

苏蔓走过去拍拍他的肩膀:“别想那么多了,好好的完成他们的遗愿就算是对得起他们了。”

点点头,刁心无默默的走远,似乎是去为两位朋友选一处风景漂亮的地方安葬。

看着这一片狼藉的医疗基地,再看看地上死在一起的顾晓明和查文雪,苏蔓叹了口气。

能创造出这么多重组的丧尸怪,制造了抑制丧尸恶化的药剂,顾晓明无疑是优秀的。这些科研的成果,若好好利用,没准儿以后真能研究出恢复丧尸的办法。只可惜,他因情丧失了心智,最后死在了最爱的女朋友的手里。

不过唯一值得安慰的是,从此以后,他们永远的在一起了。

过了一会,刁心无默默的走了回来,似乎是选好了位置。

众人帮着刁心无把顾晓明和查文雪的尸体抬到地方,苏蔓又装着从车里拿出了铁锨,帮刁心无把坑挖好,葬了顾晓明和查文雪两个人。

“我们就要回Z市基地了,你要不要一起走?”

刁心无点了点头,无限留恋的再看了一眼两个好友的坟墓,心里默念:晓明、小雪,祝你们俩在天堂幸福,这里喜欢吗?这里地势很高,能看的很远。

最后,刁心无转身跟着众人一同走了下去。

小队众人开车出了谷底,在沿路又挖了很多的雪莲之后,这才确认地图和方位,准备往基地返。

众人这边危险解除,但是另一边的卢伟等人却陷入了麻烦。

原本安稳的睡了一晚,今天一早准备拉着花岗岩回去,车都已经装好,众人开着车子往回返。

这次亓帅决定从他之前选定的那条穿山路返回,这样可以节省大量的时间,虽然卢伟自己仍旧坚持走公路,毕竟还要拉着花岗岩,走公路没有那么颠簸。

但是亓帅的再三保证,尼玛小队的其他人也劝他说担心的太过了,这才从穿山的路开过去。

开始一段路倒也走得很顺利,亓帅不由得拍着卢伟的肩膀:“哥就说走这边完全没问题吧?哈哈哈哈,今天咱们能尽早回去了。”

不过小队开着车又走了一段,天空突然阴沉了下来,暴雨倾盆,“哗”的一下,像是从天上倒了下来一般。

“快往前开,离开这段山谷。”亓帅着急的喊道。

可是还没等众人离开,从山上便滚落下一块巨石,卡在了旁边的路上。

不得已只得继续从山谷里面的那段路中穿梭,不过路面泥泞,车子不住的打滑。

又开了一段时间,突然听见一些声音,声音越来越近也越来越响,又过了一点时间,山侧则出现了类似火车开动般的轰鸣声。

前车的司机连忙朝后面喊道:“老大,不好了,咱们快撤,是泥石流。”

一听泥石流,亓帅脸色也变的煞白,这可不是闹着玩的。

“快弃车,跟我往山上爬。”

随着亓帅的大喊声,几辆车上的人全部从车里爬出来,不顾倾盆的大雨,马上顺着与泥石流成垂直方向一边的山坡往上面爬。

众人没有一个停留的,这个时候肯定是爬得越高越好,跑得越快越好,保住性命才是最主要的。

众人手脚并用的往上爬,不过山体也都是泥水,大雨还在冲刷,众人脚下经常会蹬空,都用手死死的扒住山体让身体不至于被水流冲下去。

随着众人爬到上面来,与此同时,由远及近的浑浊的流体沿着陡峻的山沟前推后拥,奔腾咆哮而下,卷着泥和石块,夹杂着树枝,在宽阔的谷内横冲直撞。

看着被泥石流慢慢淹没的车子,亓帅暗叹:这次的行动损失可大了,四下看看小队的人员,好在人都没事,全部都在,也算是一点点安慰。

终于暴雨渐渐的变小了,下面的流体也逐渐的没有那么大的冲力了,不过尼玛小队的众人包括卢伟都全身湿透,这么冷的天里,一阵小风吹过来,众人都不住的打着冷颤。

现在下面的车子,除了最高的两辆运输花岗岩的车子还隐约能看见车顶,其它的车子都完全被泥盖了起来,还有两辆被流体冲的歪在一边。

亓帅哆哆嗦嗦冻的口齿不太清楚说道:“桑,桑气(上,上去),则里扶四合走留(这里不适合久留)。”

卢伟点点头往上爬去,其他人也跟着爬了上去。

虽然没找到山洞,但是却找到一处几株折断的大树纵横搭起的一个地方。找了些树枝,卢伟把树枝点燃,先把外面的衣服脱下来烤。

卢伟的火焰很奇怪,温暖的像是阳光却又没有那么耀眼。

很快就把外层的衣服烤干,把里面的衣服脱掉,先把最先烤干的套上,虽然单穿一件很冷,至少比穿试衣服强多了。

————————我是坚持的分割线————————